LyCe

If u lose ur star. try to be the sun.

《游戏者》【都市悬疑】(楔子)&(第一章 浮尸案)


楔子


夜色已深,G市的街道上空无一人,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冲刷着这座空城。

听着雨水打在伞上的声音,一个女人缓缓的走进巷子,雨水打湿了她的鞋子,一路走来冰凉透顶,但她没有要在屋檐下停留躲雨的意思。

“汪——汪——”街上的流浪狗发现了她,警惕的对她嚎叫起来,女人被吓得颤抖了一下,呆滞的转头,看见那只躲在阴暗角落的肮脏小狗,正小心的窥视着她。

她站在那里,看着它,仿佛在思索什么。小狗也心虚起来,渐渐停止了嚎叫,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良久,她忽然向它走去。

小狗想要后退逃跑,但她却意外的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根肉肠。烤好的肉肠香气胜人,小狗耷拉下了头,轻微的摇了摇尾巴,没有再后退。

她在它面前蹲下,把肉肠放到小狗面前。小狗看了看她,小心翼翼的向前,低头嗅了嗅肉肠的香气,然后慢慢的吃起来。女人也走到它面前蹲下,伸出手,摸了摸它脏脏的头。

小狗被吓得缩回去,但随即,它没有再躲开了,继续低头吃肉肠,默许了她的抚摸。

女人却忽然哭起来,她对着吃得正香的小狗,喑哑道:“救救我。。”

小狗没有理会她,它当然无法懂女人的话语,它只是继续吃着,她却开始哭泣,从落泪到嚎啕大哭。她丢弃了雨伞,雨水混着眼泪流下来,淋湿了她的全身,哭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是那样的刺耳。

一道闪电划破天际,雷声轰鸣。她惊愕的停下哭泣,悄然站起来。

“不,你不能。”

她脸色阴沉的看着小狗,忽然露出了笑意。弯下腰,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,踩在冰凉的雨水里。然后抓起鞋子,向小狗狠狠的砸去。

鲜血飞溅到她的脸上,小狗来不及悲鸣,高跟鞋尖锐的鞋跟已刺穿了它的脑袋。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小狗的尸体,神情冷漠呆滞,接着,她又从背包里拿出钥匙,对准小狗的眼睛插下去,挖出了它的一个眼球。

随即,她在角落里搜寻着,最后在一个不会被雨水打湿的角落用鲜血画了一个符号。



夜深了,雨继续下着,一个孤单的女子在g市的街道上继续前行,街道的尽头是g市京华河的江边大道。她沿着大道上了京华大桥,站在江边凝视许久,然后庄重的把自己包包放在桥边,缓缓的翻过栏杆,低头凝视着脚下滔滔不绝的黑漆漆的江水。

女子纵身跃入江水中,扑通的一声,水花溅起,又很快恢复平静,仅有被雨水激起的点点涟漪,仿佛无数个平静的夜晚一般。


第一章 浮尸案


“下面播报一则新闻,今日上午8点,京华河上惊现浮尸,据警方介绍,死者是一名约27岁的女子,身份还有待查证。请各位市民留意自己身边年龄相似的女子,如有失踪人士,请尽快与警方联系,本电台将持续关注此事的发展。”

听到收音机里传来g市电台的新闻报道,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正匆忙的穿上警服的姑娘,说“他们就是因为这件事,在周末把你叫回来的吧。”

“是呀。”姑娘匆匆把衣领整理好,理了一下齐耳的短发后戴上警帽,一身警服便麻利的穿戴好了。今早上,她忽然接到上司马熊警官的通知:京华河发现浮尸,让她过来协助现场调查。她便抛弃没吃完的早餐匆匆拦了个车过来,没想到不足一小时,京华河发现浮尸的新闻就传遍g市。官方未发表声明,谣言四起。

因此,所有的警官都焦急起来,纷纷在休假期间赶回来工作,她也不例外。她整理身上的警服,确定穿戴整齐后她在胸前别上了自己的铭牌:实习刑警 林曦

林曦在g市刑警队马熊警官带领下的小分队里担当实习刑警,已经实习了几个月了,再通过一个月的考核,她便可正式升为刑警。在这几个月的实习期里,g市很平静,并无重大刑事案件发生,因此林曦也过得很轻松。今日,轻松的日子算是到头了,林曦也迎来了她实习期以来g市发生的第一起命案。她感到有点忐忑,同时又有些许兴奋。汽车开上了京华河的沿江大道,一路看着河畔的风景,她忽然有些恍惚。

为什么,又是这里?

自从一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在这条河失踪后,林曦再也没有来过这里,G市那么大,京华河那么长,但是每一次,她总是想方设法的避开这里,哪怕多绕两条路。但此刻,她实习期来发生的第一起命案就在于此,她无法再逃避了。

“姑娘,准备下车了。”司机忽然叫她,把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来“前面围着一堆警察,应该就是你这班的吧。”

她探头向前看了看,只见几十个警察站在河畔边,长长的警戒线挡住了司机的去路,他便停下车。林曦深吸一口气,调整好情绪,下车走到警戒线旁,对着守着警戒线的小哥亮出自己的证件。

“你好,我是马熊警官带领的实习刑警林曦。”

刑警小哥看看她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然后然后把警戒线向上拉出了一个空位示意她进来“哦?是那个奇葩队长的下属哦?”

“他在哪里呢?”林曦弯下腰,灵巧的从警戒线下钻了进去,四下看了看,虽然已经跟着马熊警官实习了几个月,但是这个男人在办案的时候总是四处游走寻找线索,行踪难以确定。目光巡视了一遍重重围着的警察,她没发现他的身影。

“估计在看尸体吧,他最喜欢了。”小哥调侃道,身后在进行现场侦察工作的刑警们也笑了起来,他指了指河边围着的一群人。

林曦没有理会他们,几个月以来,她已经习惯了。她向那群人一路小跑过去,河腥味越来越重,林曦开始觉得反胃,她并不喜欢这个味道。

河畔的边上,一张白布覆盖住了一块隆起的物体。她隐约能看出那是个人的轮廓,但是异常的浮肿。几个刑警围在尸体旁边,纷纷议论着。

“马熊警官呢?”林曦环视了他们一圈,还是没发现他的身影,于是她走过去白布前,低头看着它。

一股恶臭袭来,林曦皱了皱眉,伸出手想捂住鼻子,但随即又放下了。

身边的刑警看见了她,说“林曦,你来了。”

她转过头,是那张熟悉而又英俊的脸庞——g市警草许家航,林曦对他报以一笑,“早上好呀,家航哥。”

和口碑普遍怪诞的马熊相比,许家航警官简直是警队“何以琛”,人长得帅,家境富裕,性格温顺脾气好,烟酒不沾,若是一一数起他的优点,林曦也许能说上一上午。

许家航待林曦一直很好,因为她是他的师妹,他们毕业于同一个警校。林曦还记得,在警校的时候,家航成绩并不出众,但却因为长得帅气而红遍警校。每天上下课的时候,林曦总能看见,他身边有一大群迷妹重重包围着,艳阳下,花团锦簇的家航总是不由自主的露出灿烂的笑容,身边的妹子们争先恐后的和他聊着天,好让人嫉妒。

那时候,林曦也喜欢看他的脸,单纯因为真的很帅,高挺的鼻梁,深邃的双眼里写满神秘,让人看不透,但却很美,再搭配上那道刚烈的眉。她甚至在想,他何不去电影学院呢?非要来警校把自己白皙的皮肤晒黑,但也只是给他平添了一股阳刚气。

但即使是如此光芒四射的他,也只有林曦看过他狼狈的一面。

林曦在警校主修兽医专业,也专门负责警犬的饲养与训练。有一次,林曦在经过狗场时忽然听见有人大喊救命,以及警犬狂吠的声音。她马上跑过去,只见一个人被好几只德牧围着,它们露出犬牙,弓着身子,分分钟要扑上去咬他的脖颈。林曦忙制止了它们,却发现,这被狗群围着的人,居然是许家航!这帅气的小哥吓得脸色苍白,手里的文件落一地。原来,那天作为刑侦院学生助理的家航只是去给院长送文件,一个不小心胡闯了狗舍。从此以后,他们便相识了,家航一直记着林曦的“救命之恩”,他们便成了好友。

现在,家航已是G市刑警分队长之一,有自己的刑警队伍,但对林曦还是很照顾。

“今天是你的休假吧,发生了这种事真是不幸。”家航同情的看了看她,“吃早饭了吗?”

“吃啦”林曦点头,答道,她低头看向被白布遮盖住的浮尸“这是今早打捞上来的?”

“对,今早来晨运的大伯首先发现了这句浮在江面的尸体”家航指了指不远处被几个警察围着录口供的老者,林曦看过去,是一个普通的老人,穿着长袖运动服,一条汗巾挂在脖子上,正认真的回答着警官们的问题,现在的g市依旧处于初春时期,天气还有点冷。“他每天早上7点都会来京华河畔晨运一小时,大伯说他在沿江跑步的时候已发现浮尸,当时他以为只是江上的垃圾。后来渐渐觉得形状诡异,就走近看个究竟,才看出是个女人。”

“还有其他人看到了吗?”

“其他的晨运者也看到了。”

林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然后戴上了手套和口罩,准备掀起白布看看尸体。家航见状,忙抓住她,“林曦,被水泡肿的尸体可不好看,刚刚几个刑警都吐了,你也不想把早餐都吐出来吧。”

“作为一个刑警,如果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,还是回去养狗吧。”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嘲讽。

两人回头,只见一个高大微胖的警官站在他们身后,一身警服穿得歪咧,眉宇间却一股阳刚气。他把双手插在口袋,正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林曦。

“马熊队长!”林曦站起来。

家航伸出手,拍了拍马熊的肩膀,“怎么就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,林曦好歹是个姑娘,你就不能把话说好听点?”

马熊瞅了他一眼“我倒没你这么会疼姑娘,反正我怜惜她们她们也不会怜惜我,而且刑警谁不是这样过来的?吐多了就习惯了。”

“啧——”家航正准备说点什么,林曦拉了拉他的衣角制止了他,“没事,家航哥,早就习惯了。”

马熊走过去,一把拽开了白布,恶臭袭来,白布之下,一张被水泡得浮肿的女人的大脸展现在他们眼前,皮肤泡得发白,露出一条条青紫色的血管,如同一张大网罩在脸上,眼球突起,正狰狞的看着前方,虫子在她皮肤里蠕动。

家航皱了皱眉,身边几个警察马上跑到一边吐了,而马熊依旧面不改色,他蹲在尸体前,仔细端详着。

林曦静立在原地,怔怔的看着尸体。此刻她感受到不是恐惧与恶心,心中只有一个声音一直在盘旋:他最后的样子,也是这样的吗?

“没有外伤,衣服整齐,看上去没有打斗痕迹。”马熊说着,抬起尸体的手看了看。“左手中指上有指环印,应该是订婚了。”

他又回头看了看愣着的林曦,轻蔑一笑“吓呆了?”

“没.......没有。”

“那还不快过来记录?”

“是,队长。”她蹲下去,掏出记录本,很认真的写下他说的话,甚至都没留意到自己的眼泪已经滴到本子上。




不久后,环卫上交了一个几日前在京华大桥边上发现的背包和订婚戒。里面有一封致凤铃小姐的辞职信,以及名为杨凤铃的绝笔,坦言自己是因工作失意而自杀,包里发现了杨凤铃的证件。警方根据辞职信上的署名公司走访了该公司,确认了杨凤铃的失踪,警方联系上了杨凤铃的父母,经过DNA检验,确认死者身份是杨凤铃,死亡时间是3日前的雨夜,死因:自杀。

为了避免引起群众恐慌,警方马上公布了这个消息,并在当日晚上迅速结案。




林曦静坐在办公桌前,劳累了一日,实习期来的第一起命案仿佛也这样草草结束。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,准备离开。

“这么晚还不走?”家航敲了敲她的桌子。

“准备了,家航哥呢?今晚不用约女朋友?”

家航羞涩一笑“今天说好要陪她,没想到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,不过现在正准备去她那儿过夜。”

林曦会心一笑。“去吧,别让人家等太久啦。”

“那我先走啦,你记得关灯锁门。”家航转身出了门。

林曦朝他挥挥手,看着他走出大门,也背好了自己的手提包,准备离开,却忽然发现,远处,马熊队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。

于是她锁好自己的办公厅后,走向马熊的办公室,办公室门开着,林曦向里面往前,只见马熊正看着电脑,混乱的桌面上还摆放着文件,仿佛还在工作。林曦敲了敲门,马熊便抬头看了看她。

“队长,还不走?”

“我早晚回去都一样,反正没有女朋友。”马熊苦笑了一下。“但是关于这个案子,我还有几点没想明白。”

林曦走过去,看到他的桌面还放着浮尸案的宗卷。

“哪几点?”

“第一点,根据今天的走访看来,大家都说,杨凤铃没有交往对象,更没有已订婚的未婚夫。”马熊指了指桌上的戒指“那么,这个订婚戒指是哪里来的?”

林曦拿起戒指观察了一下,这确实是订婚戒,精致的钻石镶嵌在铂金指环上,仔细看看,戒指上还印有杨凤铃这几个字。林曦又拿起了宗卷上杨美玲生前的照片,照片上,杨美玲有一双动人的丹凤眼,和小巧的脸庞,也是个好看的人,林曦不禁想起了她被打捞出水上后的样子,默默叹了口气。

“会不会只是装饰?又或者,她想以此来防止其他男士的骚扰?杨凤铃还是挺漂亮的。”

“我也有过这样的怀疑”马熊说着,又从宗卷里拿出一沓杨凤铃的生活照片递给林曦,“你再看看。”

林曦一张张的翻着,都是杨凤铃在各种宴会聚餐上和各个同事的合影,杨凤铃打扮妖娆,和各种男士摆出暧昧的造型,林曦观察了一下她的手指,戒指还是戴在中指上,不管她身上的装饰品如何变化,唯此不变。

“走访时也发现,杨凤铃的私生活不检点。”马熊补充道。

林曦把照片放下,道:“队长,你是想说,如果她戴订婚戒是为了防止别人的骚扰,就不会和这么多男士卿卿我我了是吧?”

马熊点点头,“是有这方面的意思,但是,也不绝对,也可能是其他原因。这只是第一个小疑点,第二个在这里,我刚翻录像的时候发现的。”

说着,马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电脑屏幕。

林曦凑过去,只见他的屏幕上播放着一段录像:录像里,杨凤铃正独自一人打着伞走在街道上,忽然,她站立在原地,不一会儿后向旁边店家走去,但是那里比较阴暗,监控并没能拍摄到,杨凤铃就这样消失了。但过了5分钟后,杨凤铃又走出来,忽然面对着摄像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。

林曦忽然感觉有点害怕。

然后她举起手,朝摄像头扔了一个球状物体,正砸中镜头,并卡在屏幕正中央,遮住了所有。林曦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物体,忽然发现,这是一个眼球。

“天呐!!”林曦惊讶的大喊。

马熊按下了停止键,对林曦的反应似乎很满意。“之后发生了什么,我们都不得而知。这就是杨美玲死亡当晚留下的最后一个镜头。”

“确实诡异,”林曦说。“今天有进行排查吗?”

马熊又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着一个灰黑色的球状物体,林曦接过来一看,是一个眼球,上面扎着一些玻璃渣子,林曦戴上手套,取出眼球仔细端详了一下,发现很眼熟。

“根据法医的鉴定,这是一个......”

“狗的眼球。”林曦说道。

马熊赞许的看了她一眼“哟,有两下子嘛前任饲养员。”

“队长,我读过兽医。”林曦微笑道。

“嗯,很好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”马熊自恋的点点头。

林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然后说:“但是,对于一个将死之人,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不奇怪吧?”

“是的,但是我总觉得有太多的疑点,不像是简单的工作失意而自杀。”马熊关闭了窗口,又关了电脑,把桌面的宗卷一收,笑笑后说道,“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。”

林曦若有所思,马熊站起来,走到办公室门口,“走吧,我要锁门了。”

“队长,办公桌不稍微收拾下吗?”林曦看了看他堆满了烟头空酒瓶易拉罐泡面等各种垃圾的桌面。

“收拾来干嘛,过几天又会乱了。而且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”马熊说着,露出了迷之自信的微笑。

林曦无语,默默跟上了他的脚步。马熊队长就是这个样子,总是把生活放一边,仿佛工作和破案是他生命里的所有,当然,他也时不时会想要勾搭一下隔壁办公室的美女秘书,可惜人家的芳心早有所属,据林曦所知,他也仅在她去泡咖啡的时候搭几句话,或者看看她动人的背影,然后,擦一擦口水。

想到这里,林曦忽然有点想笑了。

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警局的门口,林曦看了看表:“8点半了。”

“末班车9点,你还有公交车可以坐,我就不载你了。”马熊晃了晃手里的汽车钥匙。

林曦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她明白,对于马熊队长来说,夜晚送女孩子回家这样的绅士行为,是不存在的。

“不要觉得我不绅士不体贴下属,以你的身手,在路上要是遇到坏人,我先替他默哀两秒。”马熊又露出了腹黑的微笑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嘛,别生气。这是对一个刑警能力的肯定嘛,我亲爱的林曦警官。”马熊又接着说道,“而且,我要先去京华河一趟。”

“京华河?队长,你要继续去查案吗?”林曦有些诧异,但她知道马熊一直是个工作狂,也不奇怪,而且马熊还未有家室,完全不需要牵挂什么。

“嗯,去看看视频里的那个地方,如果不亲自过去看看,我一晚上都会睡不着。”马熊凝视着远处的灯光,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放到嘴里,点燃,深深吸了一口。“很多时候,夜晚发生的事情,也只有到了夜晚才能看见。”

林曦看着他,然后默默走到车旁“我和你一起去吧,队长。”

马熊转头看了看她,夜晚路灯昏暗,他的脸被烟雾笼罩着,林曦看不清他的神情,但是她感觉他仿佛犹豫了一下。

“不了,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,今天本来是你的休假。”

林曦却拉开了车门,坐了进去,“作为一名称职的下属,让上司自己一个出勤,可不合格哦。”

“哼”马熊冷漠一笑,也拉开车门坐进车里,吐出一口烟,整个车内顿时充满了烟味“少臭美了,我可不会因此给你额外加分,我的考核还是很严的。”

“没问题,但是,队长,车内吸烟不太好吧。”林曦说着,捂住了鼻子。

马熊看了看她,然后对着她的脸,狠狠的吐出一大口的烟雾,说“我就喜欢,要受不了,你就下去。”

林曦彻底无语,马熊发动了引擎,朝着京华河开去。





作者:

一篇自己写的小说~

Shibbo:

关于棒棒糖的脑洞(((o(*゚▽゚*)o)))
一共三张图,别漏啦!


破600fo啦!感谢!大家多点点小心心,爱你们哦!

清琰:

沈面面恨他哥的N个理由之吃相(P2重点)

面面:狼吞虎咽只是为了想早点看见哥哥

第一个理由链接看评论

七黍:

沈巍一万年前捡了赵云澜的糖纸,一万年后戴在了脖子上,这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。














塑料是不可降解的,一万年也不行。保护环境,人人有责。

虾奈奈:

补不了天产不了糖那就来沙雕吧!

下周就要结局了,不舍_(:з」∠)_

感谢这个夏天的相遇ヾ(◍°∇°◍)ノ゙


夏江南:

巍巍好歹也是龙城大学生物工程学教授,怎么能不明里暗里的显露一下自己的学识呢(重点是P2)😏😏😏
赵云澜:这是高中知识好吧
沈巍:闭嘴,少说两句又不会疼死你